加入收藏 | 加入q群【123456789】 威尼斯人官网欢迎您,全新手机版app上限,一键下载安装,信誉平台官网,欢迎注册加入!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 电影资源 » 正文

感情缝隙咋弥补 “梅姨”拐卖案重逢家庭的另场战役

发布时间:2019-11-16 | 人围观

  十一月的第一天,王红(化名)坐上了开往广州的火车。她从重庆出发,去认亲。
 
  要见面的是她的亲生儿子佳鑫,也是她的第一个孩子,14年前,他被邻居张维平拐走了。多年之后,王红才知道,这个住在隔壁的憨厚男人竟是个人贩子,涉嫌拐卖9名儿童。
 
  孩子丢了。佳鑫的爸爸杨江跑遍了周边的村镇找寻,但孩子的消息像一团雾气,很快消失了。寻子的第三年,他患上了精神问题,开始出现幻觉,看谁都像人贩子。在回乡休养的途中,这个父亲深陷绝望,从火车跃下,带着对儿子的思念倒在铁轨上。
 
  十几年间,孩子们的下落始终是个谜。直到2016年3月,人贩子张维平落网。据他交代,他通过一个叫“梅姨”的女人销赃,拐卖来的孩子,由“梅姨”负责联系买家,然后抽成。
 
  2018年12月,法院对张维平、周容平等人涉嫌拐卖儿童案一审公开宣判,张维平、周容平被判死刑。但中间人“梅姨”和孩子们的下落仍是个未知数。
 
  今年以来,公安部、广东省公安厅刑侦部门组织广州、增城两级公安机关,应用智慧新警务技术,不断缩小被拐儿童的查找范围。11月13日,广州增城区分局通报了人贩子“梅姨”案的新进展。通报称,近期找回了其中两名被拐儿童,并组织家属认亲。
 
  对于找到孩子的家庭而言,这是另一场战役的开始。而没有找到孩子的家庭,还在继续找寻孩子与“梅姨”的下落。
 
  从婴儿到少年
 
  和佳鑫见面的前一天,王红彻夜未眠。她在想,孩子现在会是什么样子?是高还是矮、是胖还是瘦?但想来想去,脑子里都是那个白白胖胖的婴儿。
 
  原定于早上九点的见面,王红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,她在增城区公安局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,坐立难安。十一点半,一个女人带着一个男孩走进来。
 
  王红一眼就认出了佳鑫。他已经长到一米六几了,父亲的基因在他身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,他们有一样的长方脸、宽嘴巴,眉眼间还能看出王红的痕迹。但和他们夫妻不同的是,佳鑫皮肤黝黑,说一口流利的广东河源方言。也有了新姓氏。
 
  王红想哭,她攥着拳头,最后还是忍住了,张着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。她看着男孩,男孩也看着她。
 
  见面的半小时中,佳鑫没怎么说话,王红和养母之间的谈话更像一场拉锯战。
 
  王红了解到,养母家的条件一般,他们有个女儿,比佳鑫年纪大很多,早去了其他城市结婚生子。现在他们身边只有佳鑫一个孩子。也知道佳鑫今年上初二了,他的学习不好,即使一直在补课,成绩还是上不去。
 
  “你还年轻,以后还可以生个儿子。”养母说。王红回答,不生了,现在物价这么高,怎么养得活。

点击下载 网盘密码:
声明:本站下载资源收集整理于网络,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,若作商业用途,请购买正版,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,与本站无关。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删除,我们将及时处理!
标签:
Top